欢迎光临电竞竞猜类活动的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炊烟里的村庄
作者:咏 梅 丨 2019/12/24 9:59:20 丨  阅读(243) 丨 收藏
    炊烟里的村庄,宛如人间仙境。
    一袭温柔,抛墨染画,我在一水挑两山、白云绕半腰的黛韵里撒一把婉约。从此,南山种菊,北山牧羊,留半亩情田,栽种红豆。田埂上栽满桃花,香满十里。
    倚在石栏杆,缕缕炊烟,袅袅升起,飘曳的心事,如梦似幻。泥坡湿润,两岸碧翠成荫,细碎的野花,爬满泥坡。青青河畔,永远是儿时的乐园。
    五月浓霜,打湿了粉红的鞋袜,轻雾缭绕着睡醒的村庄。阡陌云间,放牧成童心的乡趣园。蚱蜢欲欲跳跃,蜻蜓徐徐低舞,儿时的我,光着小脚丫,蹑手蹑脚,捉伏于绿叶花丛的蝴蝶,编织着美丽花季的蝶梦。
    七月的村庄,梦的季节,暖暖阳光,揉进眉眼,懒懒散散,不由得打着哈欠。溪水旁,一眼清泉,清澈见底,水花飞溅!红红的黑刺酸果,坠满了干枝,那丝丝涩牙的酸哟,至今想起,都禁不住流着口水。
    八月麦田,金浪翻滚,十亩油菜,万里清香,嗡嗡的蜜蜂,逐蕊醉舞。一袭蓝碎花布衣,挎蓝拾穗,麦田草丛,鸣叫的蝈蝈儿,总叫人忍住闻声探奇。田间地头,幽蓝的马捻花,粉红的水晶晶,洁白的漫头花,一片花的海洋,留人心醉。
    腊月的村庄,白雪茫茫,梅花映雪,暗香疏影。河床冰冻,几个玩童在滑木制冰车,小脸冻得像腊月梅,红彤彤的,溢满了儿时美好的记忆,男男女女忙着赶集,瑞雪迎春,喜庆过节。
    炊烟里的村庄,缠绕着缕缕檀香,淋湿青梅竹马的记忆。
    旧时庭院,苔藓石阶,几间老屋,古琴落尘,春心翻开书页,怀旧的墨香,淡淡飘散。一扇小窗,雕花倚影,掩映生姿,古色木箱,装满了故事,儿时的旧衣,再次翻晾在记忆的青石。
    烟熏火燎的厨房,依旧飘散着母亲黑锅里煮土豆的香味。一坛老酸菜,几片过年才开荤的腊肉,散发着诱人的熏香,如同丹青的旧事,青梅过往。热炕上,父亲温一壶烧心的互助大曲,几盅入肠,脸红微醉,吼几嗓跑了调的秦腔“苏三起解”,扯破嗓音的高调,回荡在村庄上空。
    村庄的故事,似一卷泛潮的旧书,似水流年,静静地重复着春夏秋冬。午后阳光斜照小窗,慵懒地将情揉进古韵,写一阙梅的小令,潮湿的心,款款走出纳兰痴词,浸染了云烟旧事。记忆如风,窜进老屋的土炕,躲进皮影戏里,声声吟:“这位官人,明明是你的马蹄踢翻了我的竹篮,你看这广阔的道路直通蓝天……”“你的错误,就是美如天仙,你婀娜的身姿让我的手不听使唤,你蓬松的乌发涨满了我的眼帘看不见道路山川,只是漆黑一片。”
    温婉的唱腔,哀怨的爱情千古绝唱,美艳的采桑女,声声叹,句句情,刻入童年的记忆。
    炊烟里的村庄,明月照轩窗,一捧兰心,心事难成茧。从此,我在流年里泪眼婆娑,在光影雨帘后面写诗、填词,红尘陌上种梅,栽株兰草,让心归隐。
    炊烟里的村庄,雪落暮年,恍惚如梦,一声温婉,喊痛了经年的乳名:“梅子!”“丫头……”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电竞竞猜类活动的网站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电竞竞猜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电竞竞猜类活动的网站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