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电竞竞猜类活动的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母亲的心
作者:紫檀姐姐 丨 2020/2/5 10:23:15 丨  阅读(126) 丨 收藏
     2020年1月31日,夜,11时30分。最高气温9度,最低气温2度。
    城市万家灯火,我独守空房,不,还有我家小狗,我们开着空调,屋里灯光明亮。
    我不知道你在哪里,我的宝贝,不知道你在哪条清冷的街道坚守,不知道你在哪位“居家医学观察期”市民家门口,蹲点服务。
    我们越来越少交流,越来越少时间在一起。
    尽管你已二十九岁,在我眼里,你仍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如同我第一次送你上飞机,独自飞往异国他乡。
    母亲的心,总是提心吊胆。
    大年二十九,你回家理直气壮地宣告:明天白天我睡懒觉,晚上要巡夜。
    我理解,反正这些年你也没在家过除夕,你总是在人流如织的广场、小区或体育场巡回,制止某位欢天喜地想偷偷燃放鞭炮的小男孩,或者某位想以漫天的烟火表达对女友爱情的浪漫青年。这时的你,戴着红色袖标,礼貌而坚决。
    大年三十,作为全职带薪保姆,我忍住没叫你起床吃早饭,我愿意理解你对睡懒觉的渴望,愿意原谅你这一年都没有给我做一顿饭。只要我做的饭你能按时回家吃,便好。
    但你没吃上好好的热和的团年饭。你在不停地接电话回信息中起床。从武汉回来一辆大巴,大巴所有乘客需要隔离。在你关门出去的刹那,我才想起,这大年三十,基本上全城的餐馆、饭店都关门了,你到哪去吃饭?
    楼下,你的背影那么渺小、那么孤独,脊背却挺直。
    于是,原本说好睡懒觉的大年三十你去向不明。
    城市的上空静静的,没有喧嚣,尽管手机在嘀哒响,无数的拜年信息蜂拥,电视直播的春节联欢晚会结束,我仍站在电脑前码我的爱情小说,灵敏的耳朵倾听是否有上楼的脚步声。
    能在这夜半清冷中回家的,或许只有你。
    初一凌晨过后,楼梯上终于响起你的脚步声。我和我家小狗开门迎接你。
    然后是初一白天、初二、初三、初四、初五、初六、初七……我们年前制订了许多计划,初二回家看外婆,初三到成都接爷爷,初四你值班,初五——你应该出去约会某个男生,小姐姐,你可否主动点?!这是必须的,必须的,必须的!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我以洪荒之怒发誓,对你再没有耐心:不要说你多忙,不要说你要上班、值班,要参加社区的歌舞表演、朗诵表演之类的集体活动,还要利用所有的休息时间读研,我就不信你忙得连谈情说爱都没有时间!
    事实上,你真的没有时间。在突如其来的疫情面前,所有的计划都终止。
    今晚,你又出去了。你在来例假,每次都会痛生痛死,十多年来,因痛经而上医院是你唯一的理由。我惴惴不安:可否……?
    你白了我一眼,从鞋柜里找出我五年前的平底保暖婆婆鞋,走出门。
    那一眼白,是责怪我不懂事不顾大局?
    我站在窗前,听力异常敏锐,听得你走下七楼九十二级台阶,走出楼梯口。
    一小时、又一小时,立春前的寒夜很冷很冷,不知你穿着我那双五年前的婆婆鞋可还暖和?
    好不容易听得有上楼的脚步声,在你的钥匙插进锁孔的刹那,我打开了门。
    你裹着一身寒气,嘴里呵出的热气凝成冷霜,在口罩和帽子之外只露出两只晶亮眼睛,黑色羽绒服胳膊上戴着还没来得及摘下的鲜红袖套:党员突击队。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电竞竞猜类活动的网站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电竞竞猜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电竞竞猜类活动的网站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