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电竞竞猜类活动的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一词清丽洗埃尘 ——读张先《醉垂鞭》有感
作者:尔东马 丨 2019-10-29 12:58:38 丨  阅读(126) 丨 收藏
     人到中年,日益厌倦喧嚣,厌倦不痛不痒、空耗光阴的应酬和人情世故。即便如此,身上浮躁之气仍然如高原山间的雾霭,一点点飘散又一点点聚积弥漫。于是,我开始练习独处,努力将自己的自由时光交给喜欢的书籍,借那些有温度有质感的文字把随时孳生的浮躁之气一丝丝蒸发出去,让灵魂安静下来。
    近段时间,我突然痴迷于宋词。于是,《宋词三百首》就成了每天三十分钟晨读时光的精神盛宴。在一阙阙辞章中,我沉浸于古代文人内心的恬淡、生活的雅致和情怀的率真,内心的焦躁荡然无存。今早,我再次打开宋词,在书中幸遇子野先生,一阙《醉垂鞭》“朱粉不深匀”,纤尘不染的女子自山野雾霭中飘然而至,罗裙上彩蝶羽翼张翕,衣袂拂动清逸的白云。
    作为文学爱好者,我常常自问,什么样的事物、情愫和发现才值得我们搬动珍贵的文字建筑一域精神的池塘放养其中。在宋词里畅游,会不断有清晰或模糊的答案闪现、积聚。反复品读张先《醉垂鞭》,一段素净的灵魂清晰呈现。这首词很小,全词不过42个字,写的也不过是一点小情趣而已。但其风格清丽、意境开阔,每一句都精工细作,每一颗字都能打开读者的感觉器官,打开封闭的心灵之门。读之,如汩汩清泉流经落满尘埃的内心,一点点归还以明净和清亮。
    “双蝶绣罗裙。”开篇五个字就让我眼前一亮,姑且不论这女子长相和身姿,其精致之气、清雅之风扑面而来。读到这一句,就自然想到木心《从前慢》,打开我们对细腻温婉生活的向往。爱美是正常女性的天性,但古代女子之爱美,爱得多么细腻,多么用心用情。你看,她罗裙飘逸,裙上是一针一针绣出的一双彩蝶,其翩然姿态轻易就能想象。
    “东池宴,初相见。”紧接着介绍因“宴”“初相见”于东池,对于我这样一个习惯以当今文化视角去看待自己一知半解的古人生活的人,难免会对词中女子的身份生出一丝轻视或者鄙夷。但接下来的描述,让我的鄙夷瞬间被抽走了理由和底气。“朱粉不深匀,闲花淡淡春。”你看这女子,不施粉黛,在达官贵人耽于声色的宴席间,保持与众不同的纯天然状态。这不是出清水的芙蓉或莲花吗?不,子野君连用芙蓉、莲花来形容都觉得贬低甚至玷污了这超凡脱俗的女子。“闲花”,对,她就是深山间的野花,与艳丽妖娆无关,与姹紫嫣红无关,与“一枝红杏出墙来”无关。最妙在“淡淡春”,说大自然的春色也好,说人心里浮动的春情也罢,面对眼前的女子,你是不可能无动于衷的,但也不敢心旌摇荡,一切那么真实,一切又似有若无,观者内心热烈而不躁动。她气韵清丽,那么纯粹,那么安静,完全无涉人间烟火气,其安静地盛开只因为内心想要盛开,此外所有“想当然”的理解都是多余的误读。这样的女子,当然是要细细欣赏的,也毫无疑问地经得起细细端详,任你如何挑剔,必然“诸处好”。作者只用半句话透视一桌人的纷纷议论和赞赏:“人人道,柳腰身”。当然,这样的端详需要观者心存敬畏。“昨日乱山昏,来时衣上云。”结尾处,“张三影”甚至相信这女子是踏着夜色从神秘的大山深处飘来的,甚至在飘飘的衣裙上,依稀可见山间飘动的云彩。
    掩卷,从这清丽的辞章中轻轻退出,我的心变得无比宁静。突然怀疑,这样完美而纯净无暇的女子,在人世间真的出现过吗?即使真有这样的女子出现,怕也只有同样纯净无暇的眼睛才能看得见,只有同样不染纤尘的素净灵魂才能读得出她“只应天上有”的气韵。想想,我们总是感叹身处的世界日益浮躁,说到底不过是需要一个容得下潮涌也守得住平静的内心,需要一段超然物外、“坐看云起”的素净灵魂。读张先的《醉垂鞭》,就是与一段素净的灵魂温暖相遇,也是以一段纤尘不染的文字洗去内心的埃尘,涵养一段素净的灵魂。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电竞竞猜类活动的网站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电竞竞猜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电竞竞猜类活动的网站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