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电竞竞猜类活动的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小说
春花
作者:刘光伦 丨 2019/6/2 17:06:06 丨  阅读(947) 丨 收藏

春花本与邻村一个小伙子偷偷的相爱着,可春花娘却硬要将春花嫁到外乡去,为的是帮春花那有点残疾的哥哥换个女人回来。春花不从,春花娘就向女儿下跪,春花没法,也跪下了。春花爹死得早,家里又穷,春花娘实在无奈才走了这步棋。母女俩抱头痛哭,长跪不起……

都为了换亲,春花嫁的男人自然好不到那里去。男人虽然不残,但是却比春花大十几岁,人又憨厚老实,半天放不出一个响屁来。开始春花夜夜以泪洗面,坚决不让男人搂着她睡。男人知道她心里苦,也不强求,迁就她。春花想往外省跑,可她知道自己一旦跑了,哥哥的女人也喂不稳,人家好手好脚的难道就情愿嫁个残疾人?都是命苦的女人哪!想到这,春花的眼泪又似断了线的珠子扑嗒扑嗒往下掉。

虽然不情愿,可人还得生存。日子一长,春花不得不面对现实去为柴米油盐而操劳,只能凑合着过了。男人很勤快,牛一般地干活,惟恐春花不开心,任春花使唤。后来,春花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儿子,男人乐坏了,一有空就抱着儿子团团转,嘿嘿憨笑。儿子稍大一点时,男人便让儿子骑在自己身上做狗爬,他学狗叫特别像,而且是狗了啃骨头那种满足的叫声。累了,男人和儿子就花眉喜脸的在地上睡一会儿。

自从有了儿子以后,男人就不让春花下地干活了,叫她在家里专门带儿子,说地里的活他一个人干得了。男人比以前更勤快了,常常起早贪黑,放下饭碗就去了地头,他想让春花娘儿俩过上好日子。这一切,春花都看在眼里记在心头,她开始爱这个家,真心对男人好了。春耕时,春花见男人实在太累了,有些不忍心,便把儿子独个关在家里玩“枪枪”,自己下地去帮男人播种。儿子很配合,不吵也不哭,男人收工回家来,就抱着乖儿子一个劲儿的亲,逗得儿子“咯咯咯……”,乐得老子“嘿嘿嘿……”。

这天,春花和男人收工进屋却没见着儿子,他们找遍了几间屋的角落仍不见影儿,最后才发现儿子掉进厨房的大水缸里淹死了。春花当时便晕了过去,男人则抱着儿子山黄牛般嚎哭不止。乡亲们闻讯都放下地里的活儿赶来帮忙,把儿子从男人怀里拖过来,做口小棺材上山埋了。大伙都劝春花和男人要想开些,说这孩子没带命来,或许是上辈子欠了他什么今世专来向他们“讨债”的。两口子还年轻,还可以再生嘛。

过了一阵子春花已经慢慢恢复平静,可男人却还沉浸在极度的悲伤之中,他吃不下,睡不着,也不下地干活。春花怕男人长此下去会憋出病来,为了宽慰他的心,她把自己原来准备带进坟墓的“真相”告诉了男人。春花含着泪,吞吞吐吐的对男人说“对不起,其实孩子不是你的……”

男人很平静的说:“我知道,我本就有病,没得生育……”

这是春花万万没有想到的,她扑进男人怀里,紧紧贴着男人的身子,“呜呜”哭得好伤心。

男人抚摸着春花的头说“我就这命,以后我们不要孩子了行不?”

春花使劲地点头,泪水湿透了男人的胸襟……

 

 (刘光伦,四川富顺人,定居上海,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迄今发表作品400余篇,出版小小说集《世情》等)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电竞竞猜类活动的网站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电竞竞猜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电竞竞猜类活动的网站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