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淘宝彩票-淘宝彩票网-类似淘宝彩票的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雪夜
2019-1-4 11:18:11 丨  阅读(1566) 丨 收藏

  

 

(张燕)

 

悦湖半岛是一个高端小区,原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吴梦瑶的家就在这里。近几年,随着日子越来越好,梦瑶搬过几次家了,特别是老公经营的公司业务越做越强大,梦瑶便辞职回家做了全职太太。

梦瑶女儿高中毕业便被送到国外升造,老公祥瑞忙于他的事业基本上无暇过问家里的事。于是,梦瑶便常常独自守着诺大空旷的家。夜幕降临时,通常是梦瑶一天中最难捱的时候。在寂寥的家里,晚上有一搭无一搭的喝点汤、吃点蔬菜、水果,然后牵上她的爱犬多咪到小区溜达一圈。回来敷上面膜,玩玩儿手机,或者窝在沙发上看看泡沫剧,日子过得很是无趣。

进入冬至后,气温骤然下降,这晚,祥瑞依然很晚未归屋。天冷,梦瑶没带多咪出去,多咪围着梦瑶转来转去,最后跳到梦瑶的腿上。客厅电视每天定时打开,尽管少有看,但有电视的声音仿佛才有家的气息。祥瑞总是忙,总有谈不完的业务,忙不完的应酬,总有那么多不回家的理由。“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梦瑶手机里传出林忆莲的歌声,梦瑶觉得那凄怆忧郁的歌声就象是为自己量身写的,每当听到这首歌时都会令她一阵低沉伤感。

“瑶姐,快下来看,下雪了!”保姆秀秀一声惊喜的叫唤,梦瑶从楼上下来,走到客厅外面的露台上,一股隆重的寒气迎面袭来,梦瑶立即打了个寒噤。窗外纷纷扬扬飘起的雪花给波澜不惊的日子注入些新的生机与活力,给难得一见雪景的人们平添一份新奇,一阵惊喜。

夜幕下,远近高低房屋的窗口,散发出冬日的温暖,透过那一扇扇小窗,走入各家各户,都有其平常或惊心的故事。看着随风轻飏的雪花,梦瑶的心象被什么敲击了一下,立时震颤起来,她的思绪回到了二十多年前那个雪花纷飞的夜晚。

 

那是一个严寒的冬季,梦瑶生活的南方城市,下了一场多年未遇的大雪。那时梦瑶刚结婚,同中国广大普通百姓一样,人们都处于贫穷落后的阶段。梦瑶与老公新婚燕尔,分居两地。小两口儿那时一穷二白,没有住房,没有家俱,更没大型家电、汽车之类今天看来普通的生活物品,套用一度时髦的用词——“裸婚”。好在祥瑞在单位有一间只住了他一人的单身宿舍,这成了他和梦瑶唯一可以短暂而甜蜜栖息的巢穴。而梦瑶一共住三人的宿舍,算是对为数不多女大学毕业生的特别关照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祥瑞出差来到梦瑶工作的城市。祥瑞的突然到来,令梦瑶一阵惊喜。恰巧当天同屋的小敏回了老家;小芳值夜班,就只有梦瑶一人。

吃过晚饭,二人手牵着手,相依相偎地去看了场电影。电影结束走出影院,隆冬腊月的一股寒气,突然向两个年轻人袭来,梦瑶瑟瑟地打抖,缩紧脖子。祥瑞连忙将身上的外衣脱下欲给梦瑶披上,被梦瑶阻止。祥瑞就敞开胸怀,将身材娇小的梦瑶揽入怀中。深夜的严寒,虽然奇冷,但两颗紧紧依偎的心却荡着暖意,他们憧憬着、幸福着朝着梦瑶的单身宿舍走去。

远远地,梦瑶看到自己宿舍的窗口透出了灯光,这份光亮让她的心突然一阵发紧,这一刻梦瑶意识到屋里回来了人。她让祥瑞先在楼道停下,自己箭步走向宿舍,正掏钥匙时,门突然打开,站在梦瑶面前的是笑意盈盈的小敏。“本来计划明天回来,主任通知加班,所以今天就回来了。”……梦瑶只觉得头嗡地一下,呆呆地不知该说什么。

看到梦瑶垂头丧气的样子,祥瑞一下子明白了。“走吧,出去打旅馆。”梦瑶怔怔地立在原地,噘着嘴怨道:“事先也不打个招呼”。祥瑞伸过手来连拽带拥,拉着梦瑶朝医院大门走去……

静谧的夜不声不响地飘起了雪花,呵着寒气的小两口走进一家旅店的大堂,一个端着海碗在吃面的服务生,有些不耐烦地对他们说,“满员了!”

“满员了!?”梦瑶的声音象是带着哭腔。“今天省上开什么会,外地来了好多人,有空房间我还不让你住么?去别处看看吧?”

二人郁郁地只好又往别处走。如那个男服务生所言,所有能找的、能去的旅店都满房了,时针已是凌晨一点过了。二人在寒夜中牵着手踽踽地走着,雪花在他们身上积了一层白霜,脚下不时发出卡嚓卡嚓积雪的碎响。走着走着,望着四周零星还亮着的灯光,梦瑶叹道:“什么时候,有一处属于我们的房子啊?不奢望有多大,能安一张床、一个饭桌、不透风不漏雨我就知足了。”闻言,祥瑞将梦瑶朝自己拥得更紧,“会有的。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祥瑞学着电影“列宁在一九一八”中瓦西里的口吻,嗡声嗡气地说。面对老公想法设法的逗自己开心,梦瑶禁不住咧嘴笑了笑,这一笑里梦瑶分明感到自己想哭,一股说不出的苦涩与无奈在胸中涌动。

“瑶瑶,我送你回宿舍吧,你明天还要上班。”

“那你呢”?“我一个大男人还难得了我?”

梦瑶不依,“我要和你在一起”于时,二人围着医院围墙,绕了一圈又一圈。雪下大了,雪花漫天飞舞,地面开始呈现耀眼的银妆,寒风刮在脸上生生的刺疼。深一脚浅一脚,梦瑶脚下的步子越来越沉重,一双眼皮也开始不停地打架。最后在祥瑞的“架持”下,梦瑶终于被“逼”上了单身楼。在临进屋的时候,梦瑶转过身一把将祥瑞紧紧地抱住。“乖,听话,进去好好睡一觉,睡不了多久就要天亮了,你的工作出不得差错。”……

梦瑶很困,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忽然,她一骨碌爬起来,穿上衣服,袜子都没顾得上穿,打开门便咚咚冲下楼。在万籁俱静空旷冰冷的雪夜,梦瑶踽踽的身影,从医院内到医院外,平时连老鼠都害怕的年轻女子,这时竟没有半点骇怕,此刻,她只想找到祥瑞,与老公在一起,哪怕不睡觉,哪怕就是扑死,她也愿意。

祥瑞不知躲到哪儿去了,梦瑶能想到的、能找去的地方都找遍了。梦瑶心里焦灼着,全身瑟瑟发抖,她很想哭,想喊,但是,她最终还是垂头丧气地回到了宿舍。

那晚的雪一直下个不停,第二天清早,四处白茫茫一片,一派银妆素裹景象。

“噢,下雪了”!

“这雪真大!”

梦瑶被一阵嘈杂兴奋的声音惊醒。睁开眼,她突然想起了祥瑞,她连忙起身去开门,门刚一打开,梦瑶惊喜地看到祥瑞站在自己面前。梦瑶不知祥瑞在门口等了好久?更不知他昨晚将她逼回宿舍后,他自己躲在二楼男宿舍过道的拐角处绻缩了后半夜。梦瑶这时全然不顾过道上来往的人,抱着祥瑞就是一阵推搡、捶打,“你跑到哪儿去了!跑哪儿去了?!”……说着、说着,梦瑶竟哭了起来……

  

站在露台上,梦瑶此刻想到二十多年前这段往事,那一个个场景片断还那么清晰,就象在眼前一样,梦瑶相信自己这一生都不会忘却那个不同寻常的雪夜,想着想着梦瑶觉得喉笼一阵阵发堵,不知不觉眼眶里又含了泪。

 “瑶姐,外面冷,进屋吧。”秀秀的声音,打断了沉浸在往事中的梦瑶。梦瑶从露台走进屋,她看了看墙壁上的挂钟,快十二点了。多咪凑到梦瑶跟前,摇晃着尾巴讨宠,梦瑶将多咪抱起,拖着无精打彩的脚步往楼上卧室走去。

当晚,梦瑶做了个梦,梦到整个世界都是一片白色,她与祥瑞在白皑皑的雪地里,欢笑着、奔跑着,梦瑶手心攥了一捧雪,她想将手里的雪朝祥瑞狠狠地投掷过去,但任她一直追、一直跑,就是追赶不上他……

 
  • 1
  • 2
  •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淘宝彩票-淘宝彩票网-类似淘宝彩票的平台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淘宝彩票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淘宝彩票-淘宝彩票网-类似淘宝彩票的平台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